汽车资讯网-吴邱埤被控后第一次掩蔽禁法生效:谁不严格执法,法官是暴徒的帮凶。

周冬雨烂醉如泥

吳秋白(信息圖象)

他指出,「雖然公民悲慘,香港要付出巨大的代價,必須要付出的代價,因為香港社會太寬容,香港法律過於寬鬆,而香港政府是太無知政治」。他認為,香港能最終勝出,當它是在其最危險的時候通過團結所有的人停止暴力和混亂!

如今,「禁掩蔽法」被推后非法逮捕的前兩種情況來到法庭。吳邱杯說,「如果法官不嚴格執法,這將是暴徒和他們的幫凶,今天誰做香港秋季劊子手的陪練。『他補充說,』在4日晚,一個14元朗歲的小將拍攝,請記住,如果你是繁榮和穩定,你會努力工作,有一個美好的未來在等着你。如果動亂和戰爭,你跟你所有的力量和所有你向前衝要養活的子彈。這不是射手的錯。」

責任編輯:劉芸

吳邱杯,工會聯合會主席,發文指出「黑色恐怖已橫過香港,和黑衣蒙面暴徒在攻擊都沒有歧視」。他還認為,舉行了10月7日非法逮捕的前兩個案件的「禁止屏蔽法」推着向前走了。 「如果法官不嚴格執法,這將是暴徒及其同夥,今天誰做香港秋季劊子手的陪練。」

吳邱杯說,「黑色恐怖已橫過香港,黑色蒙面歹徒是不加區別地害怕攻擊一切,砸,搶,各地燃燒。他們到處走,他們是滿目瘡痍,交通癱瘓,商店和餐館都關門,人在與血液在他們的手在街上的危險...通過顏色革命帶來場景的悲劇震撼!這是反對派希望推出這個騷亂,但它造成的痛苦的好公民,摧毀「暖血動物」青春,失去了社會的良心!」

他指出,「要承擔後果的是,老一代的香港人應該集體學習對年輕一代的教訓。這不是白色恐怖,這是人生的座右銘。請問這生活的日子不軸承的後果?香港現正肩負因為政府的細心過度溫柔的和過去22年裡所帶來的後果。第二十二條交接年後,香港已經從一個初生的嬰兒成長為一個年輕的成年人,政府應也從一個慈愛的母親變成一個嚴厲的父親。」

他批評,「反對派只能陪從多動症暴徒極端暴力冷血滅絕,因為反對派和其黃金擁有者和他們的外國主人已經失去了騷亂的控制權,他們甚至已經失去了機會,能力從暴徒切斷!」 」

今日关键词:苹果下架涉港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