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阳新闻-闲话烟雨/布达佩斯的记忆/白头翁

黑五网购破纪录

九橋讓中國人看彷彿是九龍橫卧,該不知道又演繹出多少神話傳說,但布達佩斯卻給這「九龍」之首,古老的雙塔橋起了一個極乾澀的名字,鏈子橋,可能是因為在橋頭的橋頭塔和大橋用粗大的鐵鏈子相牽,因此得名。修橋修了整整十年,修得雄偉壯麗;兩邊的橋塔,猶如中國的兩座高大的牌坊,上面的青白石上,雕滿了匈牙利的歷史和傳奇故事。最讓人驚訝的,在橋頭有一對世界上獨一無二的把守大橋的雄獅,初看這對雄獅威武兇猛;但細看卻發現,這兩隻半卧在橋頭的雄獅眼中有悲,面帶傷感,表情極複雜,不威不猛,彷彿周身還在戰慄。原來這兩隻雄獅是兩隻無舌獅,我用手一摸,果然,張開的獅嘴中空空蕩蕩,無舌,無舌的雄獅。誰把它們的舌頭割去了?誰讓它們無舌卻恪守在鏈子橋的兩端,這一趴一守,足足守了一百七十多年。

布達佩斯有十分美,七分俏在多瑙河上。

到布達佩斯的人,幾乎沒有不到鏈子橋上走走的,幾乎沒有不站在鏈子橋上觀看多瑙河的,也幾乎沒有人不去陪陪那忠誠趴守着無舌的守橋獅子的。

在布達佩斯,最常見的是圖書館、售書亭。匈牙利國家小,但堪稱「世界圖書大國」,全國有二萬多家圖書館,常年讀書人佔總人口的四分之一以上,平均每人每年購書二十本。

匈牙利的國土面積和人口只是中國的百分之一,但又不得不讓我們仰視。

多瑙河從重山峽谷中騰挪跌宕而來,一入布達佩斯,一馬平川,一望無際,河水立時平緩寬闊,深沉矜持起來,彷彿大家閨秀,彷彿款款君子。正是多瑙河水豐時節,遠望如鏡,水潤如玉;河面足有四千米,浩浩蕩蕩,奔騰而至,又洶湧澎湃,滔滔而去;兩岸綠樹成林,綠草成蔭;左岸多古樸凝重的教堂、博物館、圖書館;右岸多秀美莊重的鐘樓、古堡、酒店、花園。來到布達佩斯方知,多瑙河左岸為布達,右岸為佩斯,不知其因何分開?也不知又因何而合起,布達佩斯故事多。

波光閃耀,風景如畫的多瑙河上有九座橋樑,九橋相顧,如同多瑙河玉帶上的九環,站在九橋中著名的鏈子橋上,能望見伊麗莎白橋上的紅帆。

數字單調,卻金光閃閃。匈牙利有十四位諾貝爾獎得主,且物理、化學、醫學、經濟、文學、和平等領域。按人口比例計算,匈牙利是當之無愧的「諾貝爾獎大國」。維格納爾.耶諾就是這十四位中的一位,他因研究量子力學理論而得諾獎,這種理論懂得的人不多,但一語即明,他是世界上第一位核反應堆工程師,他是第一個親手打開「潘多拉魔盒」的人,此人之手,力過千鈞。如果說愛因斯坦是原子彈之父,那麼耶諾堪稱原子彈之母。在愛因斯坦實驗室中有一半多科學家是匈牙利人,愛因斯坦常說:「再有什麼不清楚的,請問我的匈牙利人。」

(上)

當蒙古鐵騎打進匈牙利,打到布達佩斯時,大軍停滯了,所有的將士都被布達佩斯的美景驚呆了。三軍為之動顏,他們認為這裏就是他們要找的遠方的天堂,天邊的樂園,他們飲馬多瑙河,醉卧布達佩斯,英雄卸甲,兒女情長,再也沒邁出過布達佩斯一步。時至今日,在布達佩斯多瑙河左岸,還有一排排形似蒙古包的尖頂圓廳建築,當地人說,那就是為紀念他們的先人而修建的。古訓:溫柔鄉裏英雄夢。誰能想到,一到布達佩斯,英雄再不提刀跨馬。

匈牙利堪稱「物華天寶,人傑地靈」。一九七四年,魯比克三十歲。魯比克是地道的布達佩斯人,「玩」得精彩,「玩」得藝術,「玩」得神奇,「玩」出「天下第一」。就是他發明的「魔方」,他的名字就叫「魯比克方塊」。魯比克極聰明,用中國話說謂之「神童」。上中學時,看書極快,一翻而過,老師極不滿意,認為學習不認真,沒想到魯比克很認真地對老師說,書桌上的書您隨便拿一本,隨便翻開一頁,隨便指出其中一段,我開始背誦。老師豈能相信,按其「三隨便」的原則,結果讓老師瞠目結舌,每發必中。從此魯比克有「三隨便學生」一稱。

魯比克發明的「魔方」曾風靡全世界,迷住、魔住整個世界,傳入中國之前魔方被稱為「一天迷住你,迷住世界」,傳到中國後,迅速演變成「一時就能迷住你,一夜不睡,一天不吃」。上世紀八十年代末,中國有四大「魔器」,「保齡球、呼拉圈、飛盤、魔方」,魔方普遍,老少皆宜。一九八二年,在布達佩斯舉行了第一屆世界魔方錦標賽,冠軍是美國一位大學生,以二十二點九五秒把三階魔方的所有面恢復成最初狀態。

據說匈牙利有意在布達佩斯多瑙河邊修建一座巨大的魔方造型建築。若是成真,下次一定去逛逛。

今日关键词:村民用清洁煤中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