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新闻

军史拾忆︱平型关战役中走出的“英雄班长”

平型关位于山西省繁峙县境内,东北与灵丘县接壤,为兵家必争之地,古称瓶形寨,金时称瓶形镇。明万历年间曾设重兵把守,清代称平型岭关,后称平型关。八路军伏击阵地位于灵丘县境内白崖台附近的一条峡谷,整条峡谷蜿蜒曲折,两侧陡峭如削。峡谷中部西侧山崖上有明代古建筑关帝庙,俗称老爷庙,是这一带的制高点。老爷庙西南侧的乔沟,是黄土丘陵被雨水长期冲刷形成的一处险隘,过去曾是灵丘至太原的官道,出灵丘县城后必经此地,所以被第115师首长确定为伏击点。

2019-10-11

“文字不可轻作”:在“胡说”与“论断”之间

胡适后来还对人说,以不苟且相督导,也是因罗尔纲的天分一般。但古往今来的大量案例表明,学者无论天分高下,稍有不慎便有可能犯错。余英时说胡适“在讨论中国的重建问题时,稍不经意便流露出士大夫的潜意识”,实则读胡适那一时期论述,可知其并不忌讳坦露其士大夫意识,又何来“潜”意识之说?余先生是史学界不世出的天才,但也不能奢求其笔下处处分毫不差。

2019-10-11

  • 共有2条